凉锦厉行

【地府日记·番外】双人问卷二十七题(下)

双人问卷
//二十七题(角色问答/双人问答/如果的事)
//设定部分承袭琼杯太太《江南无所有》
//主cp何郑(何茂才x郑泌昌),另带师徒李儒&马宁远

6.联系双方关系的重要纽扣是。
郑泌昌:上下级关系
何茂才:还有同僚关系
马宁远:其实是毁堤淹田和改稻为桑
何茂才:这也算嘛~真正交心
马宁远:公堂之上拉着袖子疯狂告白也算吗?
郑泌昌:算
何茂才:=͟͟͞͞(꒪ᗜ꒪ ‧̣̥̇)咦那也算的嘛?我还没正式告白……
李儒:茂才已经凌乱在风中了
郑泌昌:不理他一会就好了

7.与对方起过最大的矛盾是源于。
郑泌昌:老何那个栽赃通倭计划
何茂才:还有老郑要我去找杨公公那回……
郑泌昌:矛盾的结果导致我被气晕
何茂才: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说实话如果不是海瑞的话可能咱们这个事儿就成了你说是不是……
郑泌昌:好了这个事情说到这里就打止,我不想听了
何茂才:哦

8.对于对方尺度最大的幻想。
何茂才:(*´∀`*)场景太美好我描述不出来啊——
郑泌昌:想象不出来啊
何茂才:Σ( ° △ °|||)︴咦老郑??!
郑泌昌:我一般是闭着眼睛或者捂着眼睛所以什么都看不到……如果的话也只能硬往小阁老身上拐……你觉得那恰当吗茂才?
何茂才:⊙ω⊙好……好像不太恰当?
郑泌昌:知道就好
李儒:又一次戳心呢,茂才
马宁远:+1

9.想说却未说出口的话。
(这是没有告诉对方的哦)
何茂才:告诉他他长得真好看,告诉他我觉得认识他挺好的……以前一直想当面告诉他来着。我在想、在想以后有没有机会能当面握着他的手告诉他,告诉他他的手以后有我给他暖着,不会那么冷,不会那么无处支撑。(傻笑.jpg)也不会……有人欺负他了
马宁远:(内心OS:你直接说你喜欢他不就好了……)
(另一边)
郑泌昌:告诉那个人我不想一个人去浙江……我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我是问心无愧的……
李儒:行了行了别哭了(递手帕)
郑泌昌:还有的话就是一直想跟茂才说的,谢谢他那几年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也知道他对我有意思……再等几年,等前尘尽断,我跟那个人没了关系我会跟他说出我所想的一切的,会的(笑)

如果的事。
1.如果对方变成十厘米设定。
何茂才:当然是让他在家里或者布政使衙门好好待着啊,然后往上面告病请假,当然了那是老郑还是布政使的时候这么干~
马宁远:那巡抚呢?
何茂才:(悄悄瞥一眼郑泌昌)那时候我也是布政使了当然有各种理由能留在巡抚衙门……出入的话让他藏在我袖袋里然后藏在后堂怎样都可以……只要没其他人看见就是安全的,特别是我手下两个千户!那俩大嘴巴!
马宁远:何大人你自己也是个漏勺嘴巴
何茂才:……马宁远你知不知道这么戳刀子很讨厌(¬_¬)
郑泌昌:我附议宁远,如果老何变成那么一点点小我肯定把他放在巡抚衙门,他又是个喜欢乱跑一点就炸嗓门又大的,这想不被发现都难
何茂才:然后呢?
郑泌昌:然后按着你的头让你好好看公文用脑子好好想想哪里办的不对,我就不信那么大的字你都看不进去
何茂才:……老郑你知道我一看公文就头疼……((유∀유|||))
郑泌昌:住嘴

2.如果对方喝醉了一头倒在你的床上。
何茂才:把他衣服换了然后安安稳稳放床上盖好被子……我自觉去隔壁睡,有时候老郑拉着我袖子不让我走就只能睡床边椅子上啦
郑泌昌:与上述相近,不过有时候是我睡床上然后把他踹到床下去
何茂才:(@[]@!!)每次宿醉醒发现自己在床下原来老郑你干的?!
郑泌昌: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李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容我先笑为敬
马宁远: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如果你能为对方拍摄一张照片,你会选取的时刻。
何茂才:老郑来浙江之后,改稻为桑之前,那大概是老郑在浙江最好最舒心的一段日子
郑泌昌:老何中进士的时候吧,那大概是他一辈子里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就像当年的我,还有着梦和理想
何茂才:就像前面说的,如果那时候咱俩就碰上了会怎样?
郑泌昌:(苦笑)谁知道呢?

4.如果发现对方在进行违法的事。(杀人/贩毒/吸毒/奸淫/抢劫/偷窃等)
郑泌昌:他又不是没干过,论浙江心狠手辣谁比得过按察使何茂才?
何茂才:他又不是没干过,笔杆子杀人可不见血啊
马宁远:(σ;*Д*)σ你们俩啥伤天害理的事都干过!!
郑泌昌:然而作为替罪羊的你还是跟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呀

5.如果对方嫖娼没有带钱向你请求帮助。
郑泌昌:你们觉得我会借他吗?(黑化狞笑)
何茂才:那肯定是假老郑!老郑从不去秦楼楚馆的!

6.如果对方与你立场相悖。
郑泌昌:先好好利用一把,没用了就扔掉
何茂才:如果两方不死不休的话,就下黑手下死手,不留情面;如果没必要不死不休那就分道扬镳再也见不到为好
郑泌昌: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李儒:我喜欢这个操作
马宁远:啧,意气相投(同流合污)三人组

7.如果对方死去。
何&郑:我们已经死了
李儒:这里说的是假如一方死去
何茂才:啊,我们俩必然同死毕竟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哈哈哈哈
郑泌昌:是了
李儒:……真是搭档啊(叹气)

8.如果在异世再次相遇。(可自带异世设定及给予双方的人物设定。)
何茂才:异世界?类似搜神传山海经那样的世界吗?
李儒:……应该是,还有西方神话和传说(解释一通)
何茂才:啊那我应该是个战士!重甲战士!(星星眼)
郑泌昌:先减肥再说啦茂才(捏脸),你瞧瞧你脸上这肉,你这圆脸大眼睛
何茂才:我胖我减还不行嘛!
郑泌昌:好……
何茂才:老郑瘦瘦弱弱但这么好看,应该是法师或者是舞——额,不适合不适合……(突然怂)
郑泌昌:你说的是舞娘吗?(微笑.jpg)
何茂才:((유∀유|||))不……不是,是舞者!!
郑泌昌:法师挺好的,站的远远的不会担心被打到还很强……
何茂才:可是很脆弱啊,就像被近了身的火枪手
郑泌昌:(白眼)这不是有你嘛
马宁远:吃我一记黑暗大火球术啦!!

9.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最渴望与对方回到。
郑泌昌&何茂才:在浙江的初见
何茂才:那时候老郑一身夜蓝缎袍,就那么站在那里像一盏快要在风雪里熄灭的灯一样,但是却又兀自坚强地在那燃着……说真的初见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人真好看,所以就不由自主的想护着……就是这样!
郑泌昌:我还没下轿的时候掀开窗帘就看到那一群绯红里有个一脸呆愣的圆脸大眼睛家伙,下轿见礼才发现他竟然在发呆!被旁边人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没人戳他他能走多久的神。(轻轻笑起来)看他那副乐呵呵见礼的样儿就知道他平常也是愣直的不得了,便冲着他笑了会儿
何茂才:然后那个笑就印到我心里啦
郑泌昌:我当时还在想你怎么这么愣,结果没想到后来才发现你比我想象的更愣……
何茂才:说到底这些事都过去啦不是吗
郑泌昌:啊,是啊,都过去了,过去那么久了……
李儒:打住,现在才是你们相见第四年,日子还长别整这些唧唧歪歪成不
何茂才:只要跟老郑一起啥都成!
郑泌昌:嗯~

马宁远:全程放狗粮的混蛋吃我一记咸鱼炮啦!!
李儒:闭嘴!!

PS:设定承袭自家《地府日记》及琼杯太太《江南无所有》

【地府日记·番外】双人问卷二十七题(上)

双人问卷
//二十七题(角色问答/双人问答/如果的事)
//设定部分承袭琼杯太太《江南无所有》
//主cp何郑(何茂才x郑泌昌),另带师徒李儒&马宁远

角色问答。
1.五个关键词自我介绍。
郑泌昌:男性,坤泽,巡抚,布政使,桃酥(?)
何茂才:男性,中庸,按察使,扇子……想不出来了
李儒:应该还有个圆脸,你瞧瞧你脸圆的
何茂才:∑先生你也觉得我脸圆?!
马宁远:我觉得先生已经忍住不吐槽你的脸型了,知足吧何大人
何茂才:马宁远!!
郑泌昌:我附议(¬_¬)
何茂才:Σ(°Д°;咿老郑你也——?!

2.最擅长的事。
郑泌昌:……犯懒癌,不过工作还是要做的
何茂才:照顾老郑——啊老郑确实该锻炼身体了先生说的没错儿
马宁远:应该是欺上瞒下+贪污+搞事情+坑部堂大人!!
何茂才:你的重点在于胡部堂对不对?!
马宁远:没错我就是怨愤难平!
郑泌昌:咦这么连起来不就是我们俩最擅长坑部堂?但是把他拉进坑的是你吧马宁远,如果你把毁堤淹田的事情说了不就没事了?
李儒:诶诶诶,说好不吵生前架呢,下一题

3.最遗憾的事。
郑泌昌:……没有断了小阁老那根线,哪怕在地下我也不想不愿意再见到他了
何茂才:(悄悄看郑泌昌一眼)可能是中进士那年没有碰到老郑,因为我记得我中进士的时候老郑还在翰林院……我想如果那时候碰到老郑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
郑泌昌:或许吧,不过几年以后就会重蹈覆辙了,(握住何茂才的手)我觉得……最后几年认识你也挺好的
何茂才:(*´∀`*)
马宁远:嗝(≖_≖ )
李儒:嗝(-ι_- )

4.角色的终结点。
何郑(异口同声):改稻为桑
李儒:这才是痛点啊
何茂才:如果不是小阁老乱下指令可能事情也不会那么糟
马宁远:我也不会被你们俩推出去当替死鬼对吧?
郑泌昌:……那也算是小阁老的指令,吧
马宁远:我招谁惹谁了?!(*`д´)

5.与角色关系亲近的人物。
何郑:(互相指对方)他
马宁远:我似乎能听到小阁老心碎的声音
郑泌昌:他哪会心碎,见着我走了他高兴还来不及,最多有那么一点点点的舍不得
何茂才:竟然还会有舍不得吗?
李儒:我的情报里有提到他在你入狱之后悄悄哭过哦
郑泌昌:我无所谓了
何茂才:先生你这个话对老郑来说太沉重了……
李儒:行嘛行嘛,不提啦,下一题

6.让角色难以忘怀的三件事。
郑泌昌:与小阁老结婚,明升暗贬到浙江……再就是遇到老何吧
何茂才:改稻为桑,再就是遇到老郑(*´∀`*),还有的话大概是没想到在地下还能跟老郑一起
马宁远:发吧发吧,狗粮,嗝(σ;*Д*)σ
李儒:祝你愉快(¬_¬)

7.角色一整天的活动安排。
何茂才:早上起床去外面买好早餐等老郑起来一起去上班~然后下班之后一起去找新店就是这样——
郑泌昌:同上,虽然本人是胃口不足还被某人拉着满城找店
何茂才:咦老郑你不想去你为啥不说?
郑泌昌:看你那么兴冲冲的样子不忍心呀
何茂才:啊……
马宁远:(ノ`⊿´)ノ够了又发狗粮!
李儒:不想吃狗粮你自己找一个去呗(;一_一)
马宁远:_(┐「ε:)_先生您这是在为难我……
李儒:(拍肩)年轻人有自知之明就好(´-ι_-`)

8.角色喜悦或愤怒时的反应。
郑泌昌:老何说我喜悦的样子像鹿,那就像吧,然后他说眼睛弯弯的很好看,酒窝笑出来了也很好看。生气的话大概眼睛瞪得很大,然后一副努力想有威严又摆不出来的样子,总之有点色厉内荏吧?
何茂才:凶归凶,相比愤怒大部分看起来只是急了眼,然后急了会上手打人……马宁远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没打过你!
马宁远:呵。
何茂才:喜悦大概只有银子到手或者没有政务外出晃悠的时候才有……唔,还有老郑在身边不过不会表现的太明显。归整归整就是很收敛吧,为官要喜怒不形于色嘛。
马宁远:敢问每次省里议事看见郑大人就傻乐的是哪位啊(°ー°〃)我坐最后面都能看到某人全程尽看郑大人去了
何茂才(心虚):反正不是我……
李儒:你脸上好明显的心虚神情啊茂才

9.角色临死前会想些什么。
郑泌昌:鉴于我们已经死了,我记得当时是想着投胎到一个好人家不要再见到小阁老了,永远不要,还有就是想着老何……他还在奈何桥等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爽约
何茂才:老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爽约……?反正我的话是想着要在奈何桥等老郑,也想着下辈子不要当官了
马宁远:然后就被先生截胡了(冷笑)
何茂才:啊啊,是啊被截胡了,不过这也不算官吧,挺轻松的工作休息也多
郑泌昌:不过忙起来就真的忙的脚不沾地了
李儒:呵,该让你们感受一下文书司每天的高强度高集中工作
何郑:不要——
李儒:总有一天要历练的,年轻人(´▽`)

双方问答。
1.对于对方的称呼及后期变化。
何茂才:当然是老郑或者幼宁啊,难不成还要叫媳唔——
郑泌昌:闭嘴,浙江高层的脸都要被你丢没了……我的话应该还是老何和茂才,这个应该不会变的
马宁远:突然发现何大人没有表字啊?
何茂才:大概是家里懒得想的后果……
郑泌昌:你家里是假的世代簪缨吧
何茂才:……谁知道……(委屈巴巴)
李儒:要不要我找个大儒给你起一个啊,人选大概是蔡邕老爷子杨彪王烈先生这些……孔融最近吃错药了逮着我就骂,就不应该把他和弥衡塞一个寝室……
何茂才:……这些何止大儒……巨儒都不为过……实在不敢请他们……
李儒:除了我尊重的其余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
郑泌昌:先生快下一题啦……

2.双方关系及渴望成为的关系。
何茂才:现在暂且还是关系很好的同僚!很好!
郑泌昌:其实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真的,别看他现在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儿
何茂才:后面的我还没说呢老郑!o(*////△////*)q渴望成为……嗯,恋人!
郑泌昌:瞧我说什么来着?
马宁远:何大人甚是开放,真主动
何茂才:老郑你也说啊
郑泌昌:我的答案跟你一样ପ( ˘ᵕ˘ ) ੭
何茂才:(*´∀`*)

3.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及最终定型印象。
何茂才:第一印象像清纯的小鹿,被人欺负惨了眼睛里泪汪汪的,结果后来发现其实是个披着鹿皮的老狐狸,成了精的那种!
郑泌昌:就一个词,呆愣。后来发现他还是个很温和而且直脾气的人,虽然照顾人这点上还得好好学习啊
何茂才:(◦˙▽˙◦)其实后来发现老郑这幅样子有身体底子太差和一些苦衷在里面,想着既然是比较合得来的上司or同僚干脆就照顾一下好啦,不过也是看到了老郑真正的内里嘛
李儒:讲讲看?
何茂才:性子绵软,胆小怕事怕麻烦,真的像头鹿,不过面对巨大麻烦还是会直起脖子把鹿角对着对方的那种柔弱带着刚强的性子,不过仅限大麻烦啦
郑泌昌:好了老何你可以闭嘴了
何茂才:哦好+_+

4.与对方经历的印象最深刻的事。
何茂才:还能是什么,改稻为桑!!
郑泌昌(弱弱地):改稻为桑……
马宁远:(σ;*Д*)σ还有毁堤淹田!
何茂才:那是你的嘛!
李儒:……下一题下一题

5.渴望与对方一同完成的事。
何茂才:只要是搭档能在一起就够啦,就是这样
郑泌昌:他减肥,我把身体调养好,然后就是他说的那样,还有一同出任务
李儒:(笑)这可是你们说的,别到时候有任务了还叫苦啊

地府日记(2)【主何郑】

  #今天的何大人还是处于震惊之中
  #什么阎罗之间的故事不存在的
  #今天的马忠犬仍旧日常冷漠+怀疑人生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郑妹妹•﹏•
  
  
  我是前任杭州知府马宁远。
  是,前段时间下来那个,因九堤齐炸淹了淳安建德被推出去顶缸那个。
  我死的好冤啊,真是莫须有的罪名,下地府的时候怨气重的差点变了厉鬼。(岳飞:我怎么感觉我中枪了呢。)
  你问我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鬼差身份?
  因为被过来带人的先生一通说教说的没了怨气稀里糊涂签了工作契约,然后就成了十个守桥人之一。
  大概理由就是先生说的“如果有什么你认得的刚好就可以让咱们四殿的带回去呀我看你们那群人资质都挺不错。”
  还有一句。
  “不出五年,你会等到你所尊敬的胡部堂,就在这里,满眼的绝望,满身的风霜,与满心的悲凉。一如这地府的、目之所及的景色。”
  “这不可能。”胡部堂公忠体国乃是朝廷东南之柱石,还是严阁老最爱护的学生……一想到严阁老、严阁老的年岁和小阁老的性子,我的心不禁凉了半截。“胡部堂他……他……陛下还年富力强,陛下还在胡部堂就不会出事啊!”
  先生看着我的眼神淡淡的,一如他平静而无波澜的语调。“狡兔死,良弓藏,走狗烹。国家安定之后调任、贬职乃至下狱的还少么。”
  “贪官清官也好,能官昏官也罢,在皇帝眼里不过是一颗生杀予夺的棋子罢了。再说了……他严嵩还能活多久?”先生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手里的生死簿散着鬼火色荧光,掌了亿万人勾魂索命与生死轮回千年,他又是怎么个心态我不得而知。
  
  “马宁远,你的魂又跑哪去了,要给你定一下吗。”先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马宁远定了定神扭头望过去。
  李先生正坐在奈何桥栏杆上,翘着二郎腿回答何茂才恨不得几箩筐的问题。而何茂才温厚敦实的手,扶着刚醒没多久脑子还晕晕乎乎的郑泌昌。
  “郑大人好久不见,感觉如何。”他将手里的黄册档案用厚纸袋装好了递到李先生手上,“不劳烦先生定魂,学生刚才不过想事情罢了。”
  “在想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吗?”李先生偏过头望着他眼睛,汉式大袖松松垮垮地从他撑着脸的手臂上滑下来,从上臂延伸出截闪着血色光晕的墨色链条——连着细弱手腕上四指宽的同色护腕——还是该称之为镣铐呢。“时局已定,相逢不远。”
  “应该不会那么……”
  “李文优!哈哈哈哈四殿是无人可用了吗竟然让你这个杀神来引魂?”一个明朗浑厚的声音从桥头传了过来将三人惊地一跳。“真是,韩稚圭不知道你的危险性吗。”
  “虽然是后辈也稍微对同姓有点礼貌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凉州都这么没品没味没礼仪了。”李先生被叫出名字也不气不恼,反倒眯着眼看过去,在嘴角挑起丝意味不明的笑容。“是啊,你们凉州,我是司隶冯翊人不属于凉州哦,韩文约。”
  何茂才听着这名字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但看着韩文约那粗犷的武人外表说起话来却兜兜绕绕滴水不漏的样儿脑海里瞬时闪过了一个外号。
  “九曲黄河。”
  这个外号没由何茂才说出来,反倒经了郑泌昌的唇。由于久经牢狱,他的声音泛着软发着飘,整个人也瘦的不成样子。“先生是韩遂吧,凉州叛军的首领。”
  韩遂干笑两声忽略了郑泌昌的后半句称谓,转过头想继续嘲讽却被厚厚一沓文件拍到了脸上。“不想下次十殿军演里被揍的满地找牙就闭嘴,韩文约。现在带着你该带的人立马回去。”李先生松了捏在文件上的手让他接住。“现在正逢鬼季,在我印象里你好像连鬼季令都还没拿到?考了几百年还没拿到的小生真是头一遭见着——还是说你不适合引魂这个职位?整体偏直线攻击且范围不广,防御力少的可怜,听不懂的回去问你家成公英。”
  “李文优你——”
  “九殿那么远,在路上碰到什么被狩猎卫错过的魂可就不好了啊。马宁远,把奈何桥封上,韩文约这一拨是今儿最后一拨,下班啦回家咯。我在忘川亭等你,过时不候——”他转过身去拍拍何茂才的手臂。“扶着你搭档,跟着我去忘川亭,在那有些恢复元气的药先喂他吃些,不然一直到四殿这段路途我感觉他撑不下来。”
  “……茂才在这里先谢过先生了。”何茂才也没松开郑泌昌冰凉的手,对着他面前的矮个儿男人深深一礼。
  “走吧,有什么话路上再说,以后便是同居一城的人了切莫拘礼。”李先生赶忙扶住何茂才,眼中的冷厉少了几分,现在看来倒有些像上级看下级的意味。“之前说的十八层地狱什么的都是开玩笑的,两位别当真啊。”
  “十八层地狱?”郑泌昌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眼一脸心虚的何茂才。“茂才你是不是又听信了什么奇怪的言论呀……”
  何茂才:“……老郑你为什么要加个又。”
  忘川亭其实并不远,站在奈何桥上就能看到它隐没在雾里影影绰绰的轮廓。说是亭子却像个只有一层的小佛塔,每个檐角都挂着个墨色的六角铃铛,铃铛下坠着的铜片似是刚刚换过还闪着沉黄色的光芒,朱红色的字符痕迹还新着。
  “那是沉魂铃,压戾气也可以驱散厉鬼,就算是个保护忘川亭用的玩意儿吧。”李先生伸手在铜片上轻轻一弹,清脆的音色伴着链条声回荡在这周边。随即他转过身去站在台阶上弯腰对着何郑两人展袖一礼。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小生李儒,表字文优,汉末时董太师麾下军师兼汉郎中令。嘛,就是弑少帝,焚洛阳那位,就这么简单直白的说出来你们不会害怕吧?”他直起身在亭内的白木箱里翻出个小盒子,打开便是满满一盒一颗颗清光莹莹的珠子,拈出两颗递到因回礼还没落下手的何茂才手里。“你们俩一人吃一颗,这玩意一是固魄不会离魂,二是增加些元气免得被戾气所染,三来嘛……就算是个标记了,表面你们俩已经正式入了我地府名册。”
  郑泌昌取了珠子倒是一言不发地一口吞了,反正已经身在地府,大不了任人宰割罢了。何茂才拿着珠子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在李儒投射过来的和煦目光(以及恶名)下吞下了肚。
  “好极了,既然你们吃了那我就交个底儿。”李儒拍了拍手掌,表情虽是冰冷但眼底满是温润笑意。“往后你们两个就是第四殿的成员了。小生是引魂人,同时也是位于四殿阎罗韩琦大人之下第一顺位,文书司的总文书,换个说法就是阎罗的副手,顺便执掌军务。”
  “至于引魂人,黑白无常,狩猎卫什么的,到了四殿会有人跟你们说。”李儒指了指前方的道路。“路还长着呢,等宁远过来之前你们先休息会,特别是泌昌。”
  “嗯。”
  “谢先生。”

(tbc)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文优的说教方式是拳拳到肉XDDD

转下……这个太好了

银柴:

转一下方便找…(吐血

纯洁少女Judy酱:

明代常见衣服颜色一览表,写文可用

仍旧画图慢的一p还勾线如同草稿(捂脸)
这次试了正体,平日课多也就晚上画画,大概老何妹妹的官服花纹画了一晚上(锦鸡和孔雀傻傻分不清这俩完全就是一样的吧即使品级不同你们俩还是情侣装bushi)
眼睛颜色什么的不要在意(妹妹明明淡绿灰的你给画的跟x帽子一样!)
扇子画的这么粗糙老何怕是要拿签筒打死我哈哈哈哈_(:зゝ∠)_
背靠背的姿势是一点私心,希望他们那怕有那么一刻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心交给背后那个人的,剧中老何到受审才真的把心敞给妹妹,可惜冲妹妹磕头磕的山响那一幕没拍出来……(喂)
帽子后面的飘带真可爱(*/ω\*)

#文?等考完试喝完中药能活着回来x

地府日记⑴【主老何郑妹妹,其余cp很多√】

  #大概是郑妹妹和老何的地府日记(?)
  #本就是一个带很多历史人物玩的大设定x
  #主何郑,很多cp会慢慢出现~
  #地府十殿阎罗参照宋代
  #很清水,因为没有驾照~
  

  何茂才可没想过自己还会醒过来。
  法场上那刀斩下后,走马灯一样的经历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便陷入了深渊般的黑暗之中。
  阁老,小阁老,罗龙文,鄢懋卿,我们会在地狱等你们下来。
  何家累世缨簪,何以就出了我这么个人啊……
  抱歉啊老郑,说好要在奈何桥等你的。
  
  “日安李先生,今天您带人吗?”不远处字正腔圆的一句南直隶官话把何茂才从黑暗里拽了出来。
  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死后还能听到人说话这个语调还这么熟悉他娘的这好像是马宁远的声音啊老郑去哪了他应该没啥大事。
  “今日该我值班,名单给我罢。”
  何茂才便听得那像是马宁远的声音应了一声是后纸张翻动的声音,似乎还有锁链相撞的哗啦声响。
  “午时三刻已经过了?”
  “是,按理说分配到四殿的应该就他们两个了。”
  “那等会待其他几殿的过来领了人,便闭了奈何桥与我一同回去罢,秋后的忘川不太安分,你新来不久我也忘了跟你说这事儿。”
  如果说马宁远的声音是冲还特别直,被称为李先生那人的声音便带了些清正刚直的味儿,以何茂才那词汇量匮乏的解释只能说那个感觉像海瑞,但又没有海瑞那么直那么厉。
  大概是,海瑞的威严和王用汲的温文儒雅,再加上胡宗宪的沉稳淡漠——何茂才只能这么描述,或许郑泌昌会有更好的描述。
  “那宁远就多谢先生了。”
  何茂才一听这自称心道要糟,马宁远一心忠于胡宗宪,因着毁堤淹田一事他和郑泌昌将他连同两个知县一同推出去当了替死鬼,现在到了地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黑暗之中人的听力莫名的就特别好,以俯卧姿势趴在地上的何茂才不清楚外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能维持着死人似的样子——何况他本来就是死人。
  “浙江巡抚郑泌昌,浙江布政使兼按察使何茂才……这两个以前是你上司吧?”李先生淡漠的声音这次从头顶传了过来。
  马宁远顿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我被处决时,他们一个是布政使,一个是按察使,那时候的巡抚还是胡部堂。”声音瞬间沉了下去,连着何茂才紧张到近乎窒息的心情一起。
  “行了,剩下的档案上都有,按罪论处他们也得入十八层地狱。”李先生的声音里好像多了一丝戏谑。“不过以他们这个毁堤淹田的罪就被判下十八层,你说那个严世蕃和严嵩得判到哪呀?”
  “还请先生赐教。”
  “大概也是十八层吧,最后转饿鬼道。”
  这下完了。
  装晕状态的某个何姓胖子这么想。
  
  
  奈何桥·生边
  新任奈何桥本旬守卫马宁远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正在无声爆笑的上司,又转头看看正趴在地上装晕且不知觉瑟瑟发抖的前上司。
  先生你明知道他已经醒了,这么吓人不好,真的不好……虽然清楚是在演戏,但他还是表情奇怪又扭曲。
  这不是在吓唬他嘛,怎么你还护着他们?李先生拍了拍何茂才的案卷档案,满脸“我要搞事”的表情。
  不不不,先生您这么做倒是挺解我气的,只可惜张知良和常伯熙他们俩看不到。
  他们俩执念没你那么深,直接入轮回道了,晚些时间去投封灵书罢。
  算了,告诉没了记忆的他们大仇得报反而会产生困惑,让他们去,这世的事情就如此放下好了,算是我这个知府给他们求的一点安生。
  真是头次见你这么好心。李先生对着马宁远翻了个白眼,抬脚走到何茂才身边蹲下扳着他下巴看了看面容。这下是听的真真切切的,那李先生只要手一动就能听到极清脆的锁链碰撞声。
  “起来,别装死了,你早醒了。”李先生用指节敲敲何茂才的头顶,看着他乱糟糟的的头发还忍不住伸手揉的更乱。
  何茂才同志没反应。
  “那你就别进地府了当个孤魂野鬼算了,反正都说贪官死有余辜嘛。”
  不动。
  “不起来现在就把你扔十八层去。”
  不动。
  “严世蕃下来了。”
  不动。
  “杨金水下来了。”
  就是不动。
  “……宁远,你给我想个法子,要戳他痛点的那种。”
  “何大人,郑中丞没下来。”马宁远想了想冒出来这么一句,同时配着一脸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的表情。
  
  跟原地复活似的,何茂才立马双手一撑地直起身子。“不可能!我们俩一起死的!”他眼睛瞪的极大,凶相毕露像只要择人而噬的狼。
  然后他就看到了马宁远那一脸无奈的苦笑,和抱膝蹲在他面前瞅着他那张圆脸微笑的那个男子。
  男子笑是在笑,但是何茂才觉得他那双即使是眯起来的笑眼里还有比他、比朱七甚至比小阁老严世蕃眼里更为狠厉决绝且布满杀气的眼神。
  这个人,绝对是从尸山血海里出来的,惹不得,也惹不起。
  “何布政使,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李先生笑着站起来,让他看看这荒凉又诡异的四周。
  “这是哪里。”何茂才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句。
  “奈何桥,奈何桥下忘川水,奈何生边人来往,奈何鬼边分十殿。”李先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欢迎来到地府,小生之名为鸦,为汝等罪人之领路者——”
  

       鸦是代号,且级别很高(大概)
        马忠犬绝对日常出现,毕竟还要等着他敬爱的部堂呢(才不是)另带灯泡职责bu

  【tbc】

陆毛的猫窝:

示其_曹仁大战蝙蝠侠:

  来一个三国圈群宣~
  群里的规则如二图所示,希望有更多的新人踊跃加入,能找到志和道同的朋友交流的话是再好不过。

大明1566剧组群宣啦——
皮多人少速来——

有乖巧可爱老狐狸郑妹妹求老何金水儿公公小马胡部堂——
有严阁老小阁老求小少湖拱拱张太岳——啊,还有裕王熜哥小世子——
老祖宗小棉袄冯保陈洪统统都要啦——
总之沈老板和小高是有预定哒——
先先到先得蛤~

占tag致歉~

磨了几天摸出来的妹妹和老何x妹妹实在是我心头好他太可爱了o(*////▽////*)q
茂才也是一只大可爱!
举起何郑大旗!
动作有参考x
瞳色乱选(才不会说是因为老何性子急所以给的红色)

大概会有小阁老(?)